专访 | 坚守无人区的后浪巡护员们

直直·2020-07-31

公司动态

“90后”巡护员才仁多杰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可可西里第一次巡山的经历。冬天里的可可西里,温度降至零下40度,刚刚下过小雪的道路泥泞,原定十天的巡护计划被迫延长,可能20天甚至更长。面临物资不足,才仁多杰需要与同事一起开车取冰、取水,对于可可西里的巡护员,这是常态。才仁多杰与同事一前一后在冰上走着,他不住提醒着自己和同事“小心、小心”。可没想到同事还是突然跌入水中。才仁多杰来不及多想,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一头自己拿着,一头抛到同事手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同事拽上来。命悬一线的他们来不及庆幸大难不死,零下40度的环境随时会将人冻伤。如今,才仁多杰已记不清自己进过几次山,遇到过多少这样的生死时刻。

 

才仁多杰的背后是这样一群人,他们长期在野外工作,保护濒危野生动物的安全。他们缺乏必要的装备与保障,冒着生命危险与盗猎团伙斗争。他们每个月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5天,作为家庭经济支柱的他们月入不足4000元。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巡护员”。

7月31日,是世界巡护员日,这个纪念日由国际巡护员联盟和绿色前线基金会于2007年共同发起,向工作在第一线的巡护员表示关注和感谢,并纪念在工作中受到伤害甚至献出生命的巡护员。

才仁多杰所处的可可西里是最知名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沿着青藏公路一路向拉萨方向挺进,穿过三江源、格尔木,再向西南二百公里,当海拔升至4600 米时,就到了“世界第三极”——可可西里。这里是我国最大的无人区,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冻土面积占90%以上,湖泊广布、高寒缺氧,堪称人类禁地。就是在这里,有二百余种高等植物、特有野生动物超230 种。也是在这里,有一群95后、甚至00后的后浪,正在用青春与生命,守护着高原上特有的生灵。

可可西里保护区目前下设了五个保护站,第一个保护站就是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杰桑·索南达杰的故事,在上个世纪为大众所熟知,他组建了中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的队伍,12次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抓获非法持枪盗猎集团八伙。1994年,40岁的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缴获了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在押送歹徒的路上遭到袭击,索南达杰孤身一人与18名持枪偷猎者对峙,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著名的电影《可可西里》歌颂的正是他的事迹。

索南达杰组织成立武装反盗猎队伍的第二个月,才仁多杰出生在可可西里不远处的曲麻莱县。如今,才仁多杰成长为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巡护员。无名指上藏银的戒指昭示着才仁多杰已婚的身份,但作为巡护员,他已经一年没有回过家了。

身为站内老队员的才仁多杰工作忙碌,任务艰巨。他既要负责保护站内的接待工作,也要进山巡线,开展反盗猎反盗采工作。可可西里每年要举行十余次大规模巡山,各保护站巡线巡护次数可达几百次。像掉进冰水里的遭遇,才仁多杰在讲述时瓶颈而看不出一丝波澜,这似乎只是巡护路上无数个困难中的一个短暂插曲。

面临几百次的巡护任务,面对极端恶劣的道路环境和生存环境,对于可可西里的巡护员,车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对于城市的人来说一辆车可能就是一个代步作用,但是对于我们可可西里巡护队来说,车就是我们的命,没有车我们寸步难行。”才仁多杰说。

 

可可西里没有路。

BOSS直聘“巡护员守护计划”负责人朵女士表示,”可可西里的“路”,是车辆长年累月往来经过,用轮胎压出来的路。对于可可西里的巡护员,最能帮助到他们的是给他们更好、更新的巡护车。

今年6月2日,BOSS直聘发布了“巡护员守护计划”,向长江源园区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捐赠了一辆为价值18.4万元的巡护车——“铁憨憨”。7月13日,BOSS直聘在六周岁生日晚会上宣布,再向可可西里捐出一辆公益巡护车——“卡卡西”,助力巡护员安全工作。 


【扛铁锹的大学生】

23岁的翟磊峰回忆起第一次与 “铁憨憨”巡护车“邂逅”的经历。“每年5月到9月是可可西里的雨季,稍一下雨,路上就泥泞不堪,变成“烂泥滩”,巡护车一经过,就会陷入泥中,巡护车“铁憨憨”在前往保护站上任的途中,仅仅飘了些小雨,两只前轮就完全陷入泥中,动弹不得;冬天大雪冰封,车辆又会陷到雪窝中。我们只能扛起铁锹去挖,再用人推、用其他车去拉。走两步陷一次,陷一次挖一次,即便是在平地,这也是个极费体力的工作,更何况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一天只能走上四五公里。”

翟磊峰两年前从青海大学环境保护相关专业毕业,他主动考入可可西里保护区,成为不冻泉保护站的一名巡护员。不冻泉保护站海拔4680米,正西处就是可可西里,是进出保护区的一道大门。翟磊峰日常的工作就是巡护巡线、反两盗、反穿越者。

从2017年起,可可西里就已经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但是穿越行为仍时有发生。“很多情况下辨认方式还是简单的,只要看车轮印子就行。”翟磊峰说。

空闲时间,翟磊峰喜欢拿起吉他弹唱《蓝莲花》,除了皮肤晒得有些黑,翟磊峰跟其他大学生似乎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很难相信,拨弄琴弦的双手最多时候握着的是铁锹。

 

巡护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占比很低,这和巡护员多为保护区周边的山民构成不无关系。为了让保护区工作更加规范化、科学化,像翟磊峰这样的大学生,将会成为巡护员中必不可少的中坚力量。

 

【放羊的00后】

如今的可可西里,已经十四年未闻盗猎枪声。但巡护员并没有放松警惕,每年5-7月都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

18岁的江措是可可西里最小的巡护员,2002年生人,是名副其实的00后。在同龄人欢度暑假的时候,江措已经在索南达杰保护站驻扎了一年。跟才仁多杰一样,江措也是曲麻莱县人,从小在牧区长大,对小羊有天生的好感。

藏羚羊是可可西里最知名的野生动物。每年5-7月,生活在青海三江源保护区、西藏羌塘保护区和新疆阿尔金山保护区的雌性藏羚羊,会纷纷自发前往卓乃湖产仔,此地也被称为“藏羚羊大产房”。直到7月,雌性藏羚羊会携幼仔返程。

 这是保护藏羚羊的关键时期,不只是道理,公路上的车辆也会影响野生藏羚羊的迁徙。巡护员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要防止公路来往车辆影响藏羚羊的迁徙。巡护员们在发现有藏羚羊群时,会用巡护车横档路中,临时进行有序封路,让藏羚羊先行。巡护员在巡护中发现受伤、落单的藏羚羊,会送到索南达杰保护站救助。巡护车“铁憨憨”就有幸全程参与了今年的藏羚羊迁徙工作。

小江措工作就是为藏羚羊的迁徙保驾护航。其他巡护员哥哥总是跟江措讲巡山的经历,遇到过什么危险,如何冲破阻碍,这种冒险让他心神向往,给了他坚持做巡护员的巨大力量。

去年冬天,江措如愿跟队员们一起进山,所见之处冰川广布,沿途坑坑洼洼,难以前行。进程的延误导致物资极度匮乏,渴的时候就吃口雪,饿了就啃口饼子,这都没有将他吓退,反而觉得跟伙伴们在一起,经历的每次冒险,都是美好的回忆。

 


【巡护员亟需守护】

除了才仁多杰、翟磊峰外,更多巡护员来自可可西里保护区周边县市的年轻人,接过前辈的枪,十七八岁就来到站上。低龄化重要原因是可可西里恶劣的环境,大部分巡护员们身体状况很差,往往四十多岁就疾病缠身,无法继续巡护工作。

可可西里需要年轻人,更需要充足的物资。这里需要防寒保暖的衣服、野外露营装备,更需要可靠的新巡护车。在可可西里,每辆巡护车的寿命只有几年,而一年的维护费用就要两万元。巡护车“铁憨憨”和“卡卡西”的到来,也只是解了索南达杰保护站的燃眉之急。

不仅在可可西里,几乎所有保护区的物资都十分匮乏,巡护员培训也止步于老队员的口传心授。WWF调查发现,非洲有近一半的巡护员,每月见到家人的日子不超过5天,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巡护员也是同样的状况。全球范围内,巡护员承担着自然保护区的守卫和保护任务,但他们自身的工作和生活却缺乏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