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我赔钱兼职去救人

BOSS直聘·2021-08-10

干货文章

“你们赶紧去山里找啊,找到人我给你们十万,就算是尸体我也给6万,赶紧进山吧!别耽误了!”晚上十一点,北京房山,刚刚从山西紧急返回的闪电正在准备搜救一名走失的老人,老人的家属在旁边向他大吼大叫。

“你说的山上已经有人去了,我们正在分配人手,扩大搜救范围。还有,把你的钱收起来,我们不要你的钱。”他留下这句话就和队员一起开始搜索。

搜索并不顺利,第一晚没有找到任何痕迹,第二个白天同样一无所获,第二个晚上他们才找到一些活动的踪迹。等发现满身划伤、意识模糊的走失老人时,已经过去两天两夜。闪电他们给老人喂了一点水和食物后,把他带下山和家人团聚。

“一家人抱头痛哭,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我在旁边也哭了,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特别伟大,都忘了已经累的快瘫了。”

闪电姓石,是房山蓝天救援队的副队长,2016年的这次救援是他队记忆最深的一次。从这次救援开始,他迷恋上了这个冒险又辛苦的活动。

 
 

蓝天救援队出圈的微博

驾驶着冲锋舟的闪电眼前一片汪洋。水流此时已经放缓,但他知道这片浑浊的洪水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树枝、电线、废弃建筑都可能暗藏在水底。几个小时后,救援队来到了目标村庄。村民都站在房顶躲避洪水,看到他们十分激动,“这儿呢!这儿!”他把面包和矿泉水依次发给村民,在交谈中得知,这些人已经断水断粮几天了。

这是闪电所在的蓝天救援队来到河南灾区的第三天,这几天里他们每天都泡在水里搜救被困者。还记得河南水灾发生后的那天,他接到队长电话,蓝天要组织一支救援队去河南救灾,第二天下午三点集合出发。

跟妻子说了一句后,闪电就去公司找领导请了假,立刻回家收拾装备准备出发。临走前他叮嘱妻子先别告诉女儿,因为女儿肯定会坚决反对。

救灾的第一站是巩义,搜救被困村民,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场景。闪电说不清那几天救出了多少人,就记得每个房顶上的村民看到他们后激动的样子。他还记得,几个冲锋舟被水下的树枝划破,队员落水;他还记得,不知道哪个救援队的搜救员,误触电线牺牲。

之后的几天里,他们还参与了转移物资、医院迁移等任务,直到7月30日才返回北京。

河南救灾让蓝天救援队火出圈了。起因是一条微博,一名女网友说自己一直光顾的理发小哥竟然是一名蓝天救援队成员,已经停业去灾区救援了。

闪电不认识那个理发小哥,但他知道蓝天救援队里很多类似的角色。“大家都差不多,平时做着不同工作,有任务就凑在一起。我跟领导请假还行,就是闺女那边假不好请,所以瞒着她来了哈哈。灾区很多地方没信号,一般晚上到了有信号的地方就会赶紧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闪电今年55岁,在房山一家社区工作。小时候,他的工作是给生产队放羊,整日在山里活动。搬进城区成家立业后,依然对山区有着难以割舍的迷恋。

闪电组织了一支户外团队,经常参与各种登山活动。2015年他在一次登山时,在路边发现一面蓝天救援队的牌子,上面留了联系方式,他觉得自己有户外登山基础,通过这个救援队赚点外快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加入之后他才知道,这是个公益组织,不给钱。之后的一年里,他稀稀落落参与过几次团队活动,一直没太上心。直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次救援,一家人抱头痛苦的一幕震撼了他,之后才真正参与进蓝天的各种活动。

 

来源:北京晚报

“虽然不挣钱,但我就觉得自己做的这事特别有意义,特别有价值。那种内心的满足感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从2016年至今,闪电参加了房山蓝天救援队80%的救援活动,逐渐成了队里的核心成员,后来担任了副队长。

“我一开始是在医院做保安,上一休二,现在在社区也差不多,上一天一宿休息三天。工资虽然不多但空闲时间很长,有充足的时间参与队里活动。我们队里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出租车司机、白领、开小店的、大老板等等,每次救援都是自愿报名,有时间就参加,没时间就算了。”

闪电介绍,普通人想加入蓝天救援队并不复杂。只要有意愿就可以报名成为志愿者,加入新人群。期间团队会组织各种培训、考核,通过之后就可以成为预备队员。作为预备队员再通过一些考核后,就可以成为正式队员。

“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挺复杂的。主要是要通过各种考核,比如山区搜救培训,比如驾驶冲锋舟打捞,比如潜水证,再比如医疗救治,一方面是你去救援的时候能发挥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先保护你自己的安全。”

闪电在蓝天几年,还学到不少特殊技能,拿到了潜水证、应急救援证、直升机空中救援证、医疗证等不少证书。这些证书除了在救援中能发挥作用,也让他在户外圈子里的地位直线飙升。“就是别人都喜欢跟着你一起玩,为什么?你专业,跟着你放心,有安全感。比如绳索下悬崖,我就可以给他检查装备,保证他的安全。”

 

在这次河南救灾中,闪电多次出现在北京电视台的报道中。通过这些新闻,身边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蓝天救援队身份,身边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老石这次去河南救灾赚了不少钱吧!发财了!”

“他有毛病吧,大老远跑过去,不怕被淹死在那儿!”

“真牛逼!我在电视上看见老石了,太厉害了。”

“看见没,电视上救灾那人,是咱房山的,是我哥们儿!我俩经常一起喝酒!”

对这些声音,闪电都很淡定。“说我靠救灾赚大钱的、脑子有病的,我懒得跟他解释。夸我的,我也不觉得自己真那么好,平常心做事就好了。”

此前在北京的各项救援,妻子都没有提出过异议,因为她知道丈夫从小在山里长大,有能力保证自身安全。但这次去河南救灾,妻子很担心,每天在电视上看到洪水滔天的场景都在担惊受怕。闪电每天一到指挥部有信号了就会给家人报平安,让妻子安心。

 

参与蓝天救援队几年,有收入么?“当然没有了!不仅没有,我还搭进去不少。救援电话一来,我得开车去目的地,车是我的,油钱也是我的。如果打车去,那打车费也是我的。再比如我的各种服装、设备,也都是自费购买的。还有各项证书,救援队会给安排培训机构,但还是要自己花钱去考证。”

闪电说,五年来,他在蓝天救援队花费了三万多。这个数字听起来不算多,但石万顺只把打车、油耗等费用算进去,考证、装备等费用不计入其中。在他看来,这些证书和装备,对自己平时也有用处,不能算作蓝天救援的成本。“比如我那套登山的绳索就一两万,可我平时自己玩也用啊,你不能把什么都算在做公益里。”

随着年龄增长,他计划未来体力无法继续支撑上山搜救时,就退居二线,留在队里协助做一些培训、队务工作。用他的话说,上瘾了,就是不想走。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做这个事情多伟大,但真的挺有意义的,我就是喜欢做这事,就这么简单。如果我不参加蓝天,估计我闲暇时间也就是打打麻将、喝酒吹牛,算下来花的钱也不比救援少。但做这个总比打麻将有意义多了吧。”

 

作者丨周周

* 以上内容来自:BOSS直聘订阅号(ID:bosszhipin),如需转载,请移步微信公众号回复“转载”获取授权。